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镇江市摄影家协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镇江市摄影家协会 门户 查看主题

唐东平:远在摄影之外

发布者: 飘一歌 | 发布时间: 2019-1-3 11:45| 查看数: 289| 评论数: 1|帖子模式

远在摄影之外
唐东平(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教授 影像学者)

      今天我是带着问题来的,首先感谢李楠女士的邀请,让我有一个这么好的学习机会。咱们研讨会研讨的其实是“本”和“体”的话题。我还是延续我在上一回广东理论研讨会的话题《远在摄影之外》,在这个基础之上,再做一些发挥。
微信图片_20190103114325.jpg
图一、尼古拉二世的“全家福”

      我们先来看一幅家庭合影照片(图一),这是后来被枪毙的沙俄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的“全家福”照片,看这样的照片需要有超越时代和超越任何意识形态的勇气。有时候看明白一幅照片,只需要几秒钟时间,而有的时候则需要几个小时,好多天,甚至是经年累月,看清楚眼前这样的照片,则需要半个多世纪历史眼光的审视。照片本身所能传递出来的,与我们所能接受到的,本就不是一个共时态的话语体系,而是一个历时态的言说过程。因为对尼古拉二世来说,他是皇上,同时还是一位虔诚的东正教信徒,他确实是一位模范丈夫、模范父亲,一位对家庭很负责任的人,他育有四个女儿一个儿子,平时很勤政,对任何事情都很严苛,当然,他批了很多判决公文,放逐了许多革命党人,但是他认为自己在履行他应尽的职责,显而易见,你如果站在他的立场上来看是没有错的——而他自己理所当然是不可能站在布尔什维克的角度去想这个问题的。当那些警察将枪口对准他的时候,他连续诘问了三个“为什么”,因为他根本就无法想象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?现在我们再来看这照片,所看到的是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正人君子,一个庄重严肃并且受人敬重的人,——很显然,他一点也不像我们原先所认定的坏人模样。由此进而思考,其实以后我们需要认真去省察的问题是关于人的定义问题:人可以被定义,也可以自定义,但终究是自定义的。所以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摄影之中的原命题,即自定义问题。

微信图片_20190103114301.jpg
图二、爱普生宣传样照


      这幅照片(图二)是我在去年平遥国际摄影节上见到的,我把它翻拍了下来,原本是爱普生公司的一张宣传样照。从中可见作者过硬的摄影基本功,他对摄影史是非常了解的,因为我们看这样的照片需要打通全部摄影史才能看得明白真切,很多人没有学过摄影史,看这样的照片是隔膜的,甚至是无感的,不会有什么兴趣。其实,这是一幅极其美的影像作品,不只是影像质量非常棒,这个年轻的女子美丽动人,看她的面孔美得不得了,可是看她的身体的话简直会吓死你,这里面有艺术的规律,凝视了它以后,它就会一直跟着你,可以把你带到梦魇里去的,因此,看这样的照片需要观者具有较高的审美能力和相应的知识储备。

这是一个出身于北京的美籍女摄影家多多金旻拍摄的艺术作品(图三),采用的是古典工艺,所拍摄的是一片荒凉的向日葵地。向日葵已经收割完了,地里面还剩下一些人家不要的颗粒并不饱满的枯萎向日葵,在寒风中摇曳着,有一种莫名的苍凉感,她觉得很伤心,就拍了下来。后来又给它们穿上衣服来拍摄,看上去极像一帮殉道者,又像是一群舞者,给人一种狂风中乱舞的感觉,这就是她当时的一种感受,这是另外一种带有浓重个人情感色彩的艺术化表达方式。

微信图片_20190103114313.jpg
图三、向日葵地

      有几次很盛大的展览,碍于情面不去不行,去了之后又真心不想看,为什么?都是一些“老法师”加上一些“小法师”们的“美丽的”或“丑陋的”照片,一看便知,熟门熟路,按照套路来的,看了也没有什么营养。其中很少一部分照片,虽有一些小感觉,但又不过瘾。有些照片又非常“古董”,都是些没有来由创新的那种“假古董”,我们说古董的鉴定一定是有图谱,有谱系的,是传承有序的,如果你看不真切的话,里头一定是有问题的,那就是属于创新的“古董”,其实没有真东西,因为没有学理上的推演和延续。还有一种情况,本该是专业的但拍得不够专业;而本该是业余的,他却又不去走业余的路线,他明明是业余的,自己却没有定位在业余上面,他非得往专业上面靠;该严肃的不严肃,该正经起来的不正经,当成一种娱乐,而该娱乐的时候他又不娱乐,让你哭笑不得,真是处境尴尬!综合起来看,“一言以蔽之”,其实就是定位不准确,分类不准确。

      除了艺术之外,摄影可以发挥的空间其实大得惊人。我们不妨大胆的设想一下,如果说沈括的《梦溪笔谈》有摄影的插图会怎样?或者说用摄影的语言来书写会怎样?元朝周达观的《真腊风土记》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异域地理风情志。真腊,吴哥窟那个地方在古代的一个王国,试想如果有了摄影配画,哪怕是快照,有一张,那就是不得了的事情。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要是用摄影做成的话会怎样?宋应星的《天工开物》要用摄影来做的话会怎样?《徐霞客游记》用游记的方式来做风景摄影又会怎样?还有许多说不清的生活,谁有本事把生活说得清楚,都说艺术来自生活,这个话题总是一笔糊涂账。

      所有这些,都是需要我们认真去思考的,古人告诉我们,“取法于上,仅得为中”,那么,请问诸位“上”从哪里来?显然,这需要超越,其实好照片就在于超越,我们既要超越自己,也要超越时代。我们现在提了一个糊涂的口号,艺术家要反映时代,就要跟上时代的步伐,这完全说错了,艺术家要超越时代,超越了时代,才会有更高的历史维度,才能反观自身,从容地审视自己身处的时代,从而才能以超前的意识和超脱的智慧更好地把握好时代的精髓。所以说,超越时代之上的艺术才是好的艺术,如果艺术家紧跟时代,那就完了,我们的艺术家就被捆绑住了,被绑架了,就没有独立的思想,就不会给世界带来真正的贡献,就不会有艺术家应该承担的历史使命和责任。

      所以我们对“我”、“生活”、“艺术”、“人生”和“宇宙”这几个概念,需要重新认识。对于“我”而言,“我”是谁,“我”来自哪里,都需要重新定义。对“生活”要重新定义,对“艺术”、“人生”和“宇宙”,我们需要重新认识,重新定义,重新诠释,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一个艺术创作的过程,就是一个“摄影工作坊”该做的事情。曾翰与颜长江老师在工作坊带学生,实际上正是在思考这样的问题。苏格拉底的故事告诉我们,凡事多问几个为什么,我们就会走上哲学之路。苏格拉底从来不判断,不下定义,他和你探讨哲学问题,把你问的哑口无言的时候,就问出“真字经”来了。比方说,为什么总说是“悲愤出诗人”?为什么“求福出不了诗人”?“我”为什么代表不了“人民”?谁能够代表“人民”,“人民”究竟是谁?这就是政治问题了。我们说艺术不能为政治服务,不能成为“时代精神的传声筒”,艺术当然要反映政治,反映意识形态里面的问题,但艺术要和政治意识形态保持相对独立的距离。

      为什么有高原没有高峰?原因出在什么地方,我们把“人民”当谁了?所以这里头要好好的去研究。我们为什么总也摆脱不了那种小资情调?为什么我们总是那么多愁善感、自以为是?我们的摄影里头,我们的艺术里头,我们的文学作品里头,一大半是属于多愁善感、自以为是的,怎么才能超越、跳出来?还有一个问题,人类有没有共同的灵魂,如果有的话,那么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在绝对的精神层面,我们从来就没有分过彼此。

      在摄影创作上,还存在所谓“标准”的问题,“模板”的问题和寻求“安全感”的问题,为什么我们会“同质化”?其源头在哪里?要去深入思考,而不是说单纯地去批判“同质化”。

      摄影的观看体验与视觉表达,作为画面语言,作为一种世界语言,是言无尽的,言说无尽,这便是艺术家式的观看表达。对于艺术创作而言,对于艺术家而言,就应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世界,感受到别人无法感受到的东西,再将那些别人感受不到的东西展示出来,让别人也能感受到艺术家的发现。比如说,作为小提琴手的摄影家多多金旻在创作中就拍出了摄影的音乐感。

      走谋略路线,是需要警惕的。我们现在开的这个会实际上多多少少就是在走谋略路线。创作就是要打破谋略,不能以谋略取胜,这样才是真正值得我们期待的。比如说这幅照片中的谋略大家都知道,青蛙不怕雨,它是水生的动物。青蛙能和打人打招呼吗?开玩笑啦。这是什么,不是这么拍出来的。这才是一种职业精神的体现,这是拍动物的职业摄影家,而他们则是业余爱好者,他们是这么做出来的,用不干胶、胶水、钓鱼绳,这很不负责任,很阴险,很毒辣,很残酷,是十足的杀“人”犯!

      “谋略之求”其实就是“画地为牢”,其结果肯定是从众趋同。毫无疑问,无论你是“纪实片”,还是“糖水片”,还是“观念片”,全都没有什么前途,为什么,因为全部都是一拥而上的,问题是缺少独立的判断精神。

      关于“看”,你看见了什么?观看之道,这些我们都不说了。布展也是一样,需要从观看下手,这里面当然就有韵味式的观看,还有深思、凝视、严肃的看,而不是远远的无举足轻重的随意看看,看完以后就走,肯定不行。所以我今天觉得曾翰策划的那个展览,总的来说还是很令人满意的,接着刚才李楠的话来说,这个当代展非常好,那么问题是什么?就是现在的展览越做越大,越做大以后,就会有不够精美的问题。关于看,还有一个关于时间政治和空间政治的问题,在西方,这都是很时髦的词汇。一说到政治,大家都很敏感、很害怕,其实政治包括我们所有的人和事在内,它无时无刻都存在着,我们都在政治里头,包括我们的言行举止,我们穿着的衣服、我们的身份和我们的身体,都和政治有关系。当然还有心理时空的问题。我觉得周雁的作品较好地呈现出了她自己的心理时空,那面湿漉漉的旧墙,就是烙在她心上的,这个心当然是看不见的、抽象的。你在作品里将意思做明白了,别人能看明白了,那就是到位了;如果你做明白了,别人没看明白,那就是还没到位。当然,这里还应看到千百年来知识分子的心理承载与其所背负的“十字架”,所以从历史的维度上看,我们今人在艺格上,正在丧失很多东西。

      真,保持天真,保持一辈子的天真,这就十分可爱,就怕天真半途而废,最后全弄丢了,就成不了真正的艺术家了。我们惊人地发现众多虚伪的话题,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,所以会出现许多“伪民俗”、“伪纪实”、“伪风景”和“伪肖像”,照此情形,还会一路的伪下去的。当然,我们怎么去反思这个问题?关键是什么?自我迷失,不知道自己是谁!集体理性的丧失!这就涉及到政治的问题,涉及到一个自我归属问题了。

      现代主义,追求的是理性的精神、科学的精神,讲究的是逻辑与规则。我们可以按照这个规则往前推,我们是现代主义还没有构建好就匆匆忙忙进入到了后现代主义了。因此,从结构主义走向解构主义,我们缺少的是现代主义的构建,需要补课。

      解决之道,是从“本”与“体”上下功夫,需要完善摄影语言体系的建设,要彻底摒弃那些所谓“一眼就能让人看明白”的具有强烈的“视觉冲击力”的影像垃圾,静下心来阅读经典,潜心思考。我最欣赏曾翰老师的一点,就是他能静下心来做事情,一静下心来做事情,就会做得非常漂亮。
我最后反思一下,我刚才用的照片例子里没有用很多的国内照片,而大量采用了国外的照片,是因为时间的仓促,还有一些别的原因,不要因为我说的话影响大家的判断,你们要用自己的头脑来审视,我的判断不一定正确,所以还是觉得以后少判断为妙。
谢谢大家!



2018年11月24至25日,广东省第九届摄影理论研讨会在汕头市举行。
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、摄影理论委员会主任杨越峦,
中国摄影家协会理论部主任陈瑾,
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教授唐东平,
中山大学人类学教授邓启耀,
摄影史学者孙慨,
《中国摄影》副主编李波,
《中国摄影报》副总编辑柴选,
《中国摄影家》副主编王保国,
《人民摄影报》副总编辑贾晓霞,
《大众摄影》编辑部副主任李馨;
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席李洁军,
副主席、理论委员会主任、本届汕头摄影周学术主持李楠,
总策展人曾翰、
摄影家安哥,
以及广东省摄影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、省内论文作者代表等40人参加了研讨会。
会议由李楠主持。

最新评论

飘一歌 发表于 2019-1-6 09:16:33
仔细看看,这分明说的就是镇江嘛,这两年的什么月赛,还有什么14届摄影展[捂脸]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镇江摄影 大市口论坛 ( 苏ICP备13056259 )  版权声明 镇江市摄影家协会网站受著作权人委托声明:网站内容版权归《镇江摄影》网、著作权人所有,任何人、任何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、编辑使用本网站之内容。

GMT+8, 2019-3-21 07:28 , Processed in 0.072373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